于浩飞盟员抗“疫”日记一则

今天是参加厦门高崎机场国际旅客分流服务工作的第六天。

5点半闹铃一响,身体好像立刻有了条件反射,按部就班起床。协调组上班时间随航班信息会有变动,但我仍担心会迟到影响工作,以至夜里经常连遮阳窗帘没敢拉上。看一眼窗外,天还有些昏暗。脖子好疼啊,应该是落枕了。离家才几天,就发现自己对家里熟悉的一切,有多么依赖。因为防疫要求,下班后不能回家,只能在酒店“独守空房”,对家人的思念和一个人的孤独感,远比离家乡上大学还要强烈。之前因为作息不规律,工作中饮水不便,好几天没有正常如厕了。今天挺顺利,觉得通过自己心理暗示、调整作息等方式,从生理和心理慢慢适应,开始融入抗“疫”工作了。

没空想了,赶紧洗漱上班。酒店离分流中心有1.7公里路程,我这个长腿“欧巴”,大概走12分钟就能到达。酒店食堂还没开,拿了食堂阿姨提前准备好的早点,边走边吃。
到了分流中心,赶紧到更衣室换上整套防护装备。穿戴好,刚走几步,感觉额头的汗已经开始渗出来了。低头看一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这几天最高温到30℃。
除了生理和心理上要调整和适应,在分流中心工作还有两大挑战:一是如何高效完成工作,二是如何用心服务好归国的旅客。

早上的航班从荷兰回来,有249名旅客。第一批人早上6点40就到了分流中心,引导员带领大家到各区及地市的接待点,依次在手机端填报信息,并安排到指定休息室。我负责的第一批旅客有22人,要去万怡酒店。在领取旅客的《抵厦人员交接表》后,我赶紧填写,每个人一式三份的表,每个表有三个信息填写,要手写198个信息,这还不包含更改酒店等表中要更正的信息。每到这个时候,都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随着后面一批旅客已经进入大厅,情绪又紧张起来,开始飞快地填写。有的同事在忙完后,也帮着填表,有人帮着招呼休息室里的旅客,给大家答疑解惑。

表单填好并电话派车后,我开始清点人数并组织乘车。刚走到门口,一位老阿姨说一件行李忘拿了。阿姨身形瘦削,满脸的不好意思,说道:我人老了,有点糊涂了。我说:没关系,我妈也经常晕车忘事,您别急,咱们一起去拿。心想着阿姨坐了一晚上飞机才回来,都有些心疼。我帮阿姨提了包,又放慢了脚步,陪阿姨边走边说,让她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回国的乘客大部分行李多,行李又特别重,把车下的货箱都塞满了,还有一个老人家旅行箱装不进去。看老人家很着急,我说:叔叔,咱们放车上去吧,您先走。还真的有点沉,两个手从侧面,竖着抱起旅行箱,以便走上窄窄的车梯。放好箱子,发现橡胶手套有三个手指尖已经破了。容不得多想,再次清点人数招呼司机出发。

8点50回到分流中心,正好看到120急救车来接一位体温异常的旅客,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满头大汗也顾不上擦了,自己检查穿戴的防护用品,还是严实一点吧。

9点6分送另一批乘客去夏商华都店。这一批有24人,又是打战似的填写好交接表,过程中又有人要跟亲友在一起,调换乘车的批次和酒店,准备好后赶紧组织上车。
到了夏商华都店,工作人员说客房有14间,其他还在收拾,让大家车上等等。我一听就急了,大热天,因为防疫不能开空调,显然不合适啊。大家旅途劳顿,又有老人和小孩,中暑了咋办!我赶紧找来两个保安一起帮忙搬椅子到门口阴凉处,让旅客下车等。

10点55分回到分流中心,天气炎热,感觉自己的脚步有点轻飘飘的感觉,应该是早餐没吃好吧,自己有些贫血。看来,生活习惯和作息要继续调整,才能更好地服务旅客。
晚上7点20分,从酒店回到分流中心继续上岗。悉尼回来的航班201名旅客。我先现场组织协调各批次旅客的安排,22点47分,自己带一批旅客去万佳酒店。这批旅客16人,因为已经有点晚了,担心大家太疲惫,向领导申请后,《抵厦人员交接表》就拿着在路上填写。司机说车厢开灯会影响前方的视线,我就靠在车窗边,借路灯忽明忽暗的光线填表。到达酒店已经23点10分,招呼大家办手续,看着大家陆续办理好手续顺利入住,自己也安心了,就跟车回分流中心做了简单的工作交接,到酒店已经凌晨了。

参加抗“疫”工作,发现自己没那么矫情了,平时哪里痒,可以随手挠挠;口渴了,就开始泡茶喝。自己还有鼻炎,时不时要拿纸擤鼻涕,现在戴着N95口罩,就只能想办法转移注意力吧。多想想旅客安排哪里不到位,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也就没那么难受了。我想起一句话:生命的能量在于焦点利众!总想着自己有所得,就会感觉处处有不公,时时有烦恼。把心思放在别人身上,对人情冷暖有同理心,从身边小事做起,眼里有活儿,多去服务别人,日子就过得又轻松又快,还有价值感。人生的高光时刻对每个人都是稀有的,平凡人,平常事,才是人生的底色。想到这里,心态就变得平和了。这段时间,要成为我在心性上进步成长的修炼期。

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战“疫”。

湖里区文创支部 于浩飞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