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桃花开

每年三四月间,是闽南桃花开得最好的时节。今年,尽管还在防疫之中,但随着本市众多公园解禁,我依然来到忠仑公园观赏桃花。

熟悉的桃花,安静的桃树林。远远眺望,桃树林井然有序、排列成月牙形,着深红玫瑰一样的颜色,在明亮阳光下散发出芳菲红艳的光彩。近看桃林,树不高,约3米至3.5米左右,桃树主干粗壮,色灰褐,皮粗糙,分散着如裂开嘴的树孔,枝干全部朝天空伸开,娇润桃叶从树枝梢,枝杆眼上纷纷伸出臂膀,充当护花使者。枝头绿叶环抱着那朵饱满半开放的花苞,似少女桃面含羞。有桃花两朵背靠背或并列相牵着,也有只结几个花骨朵的,空气中弥散着桃花淡雅的清香,一派只属于青春与恋爱的气氛。

经过桃林南边,偶遇一位身穿粉红色运动服,戴粉红色太阳帽的姑娘,手持桃花,摆着各种pose玩自拍,两个小伙子在桃树边空地上打羽毛球。迎面桃林道上,缓缓走来一对相拥的恋人,他们轻声细语说着话,脸上写满甜蜜,姑娘半道突然隐身一颗粗壮桃树后,露出嵌有桃窝粉嫩的笑脸,我情不自禁举起手中相机,调节光影,摄下这称心如意的照片。我猜,这是唐代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情景吧!

小时候我家花圃旁,种着一颗有70公分高的桃树,是我丢进泥土的桃核长成的。父亲春天对那颗桃树进行嫁接,并精心养护,次年桃树开花了,水粉红色桃花,单叶五花瓣呈椭圆状,有点皱皱的,这是我第一次认识桃花,第三年桃花如期盛开,“烂漫芳菲,其色甚媚”,引来蜜蜂勤劳采蜜,彩蝶花间飞舞,桃树下父亲与邻里乡亲泡茶聊天,那一抹嫣然灿烂的桃花红深深嵌入我脑海,每年桃花盛开佳期我都如约与她相会叙旧。

父亲钟爱中医药。他对我说桃花有滋润皮肤,祛皱美白功效。那年姑姑产后脸上留下黄褐斑,父亲教我做人乳桃花膏祛斑。早晨从桃树上采摘鲜润整朵桃花,回家洗净,放入簸箕里自然阴干,再用研药臼捣成干花粉后加入人乳搅拌,一罐人乳桃花膏就完成了。姑姑只涂抹到半罐,脸上黄褐斑就不见了,从此我成了桃花膏美容达人。物质匮乏年代,父亲做的桃花糕、桃花饼是我们孩童最爱吃的零嘴!

园林人告诉我:“这里桃花是桃树变异类的观赏性桃花,而不是果类桃花。其桃花因环境污染,催花技术应用不能家用。”此刻我如同第一次发现人乳桃花膏美白抗皱秘密那样被震撼,原来此桃花非我儿时印记的桃花。

世上认知事物的魅力,就在于获得真像的瞬间,这种魅力串起我日常工作生活的日子。

无论情况如何变幻,美好的东西终究还是会到来。宛如桃花“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人的情怀里对爱和自由的追求不会停滞。

(思明区科技二支 徐凤霞)

  • 年年桃花开已关闭评论
  • 32
    A+
    2020年04月14日
所属分类:文苑百花
标签: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