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靠药 吃饭靠塞 工作靠挺——致敬厦门民盟最美逆行者王春青

(右二为王春青)

随着新冠肺炎施虐神州,党中央习总书记发出了驰援武汉的号召,海沧医院也在院内募集骨干力量驰援江城。厦门民盟盟员、海沧医院重症科副主任医师王春青也打算报名,科室里的同事都劝她别去,留在厦门照顾家庭,因为她的爱人也是海沧医院防疫一线的医生,但她毅然决然地表示,武汉疫情严峻,危重病人亟须治疗,我是重症科室的成员,怎能置身事外。因此她不顾科室同事的劝阻,在第一时间向医院递交了请战书,并早早备好行囊放在医院,随时待命出发。

2月9日,她随厦门援鄂第三批医疗队出发驰援武汉,入驻同济医院光谷分院,与其中一队队员共同负责E3-10病50张床位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工作。抵达次日,经过严格的院感防控培训后,医疗队就直接接管该病区,至11日,50张床位已无余床了。

危重症病人,都是处于生死边缘的人群,身体极度虚弱,亟需医护人员精心的救治。为了救治需要,有时甚至要打开病人气道,插管治疗。因此危重症病区都属于高污染区、高风险区,医护人员均要身着厚厚的防护服,以防病毒的侵袭。在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和厚厚的护目镜之后,大家很难相互辨认,只能靠身上书写的名字辨识你我。

为节约防护用品和减少交叉感染保存体力,医生们暂定每组三个二线四个一线,每天一个二线带领两个一线进入隔离区守护,即时电话连线外面二线医生告知病情变化,以便调整治疗。

来鄂的第一周,她是分配在二线,二线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9点到夜里9点,三班倒。说是上班12小时,但每天要提前一小时接班,所以每天早晨她要很早起床吃早饭等车出发。交完班等大家冲洗完毕要一小时再坐车回来,单在病区房间门口脱衣消毒就至少20分钟,洗漱完躺上床基本在12点以后。每天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再加上饮食与住宿的不习惯,她告知我,现在她就是“三靠”——睡觉靠药,吃饭靠塞,上班靠挺。即使如此的防护,2月13日,与她共事的当地的一位医生还是倒下了,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由于武汉疫情严重,考虑到她的安全,海沧盟友们自发捐款为其购买增强免疫力的药物和防护用品,并第一时间发往武汉。为了给家人亲友报告平安,也为了给自己鼓劲,她会每天在晨起的时候在微信朋友圈内留言,给自己加油,为武汉助力。在最近一天的微信朋友圈中,她只留下简短的“平安”二字,我估计她是累得不想说话,就以最简短的“平安”二字,算是向家人和亲友们报备了吧!

岁月静好、阖家康宁,那是因为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向逆行者致敬!向大爱的盟友王春青们致敬!一定一定要平安归来!

(左一为王春青)

(民盟厦门市委  林涛)

  • 睡觉靠药 吃饭靠塞 工作靠挺——致敬厦门民盟最美逆行者王春青已关闭评论
  • 75
    A+
    2020年02月19日
标签: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