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洪老二三事

被誉为“厦门活地图”“活档案”的洪卜仁老先生,于5月20 日永远离开我们了。他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从事厦门文史研究工作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我有幸曾在他的指导下从事政协文史工作十几年,受益匪浅,至今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1988年3月,我从集美财专调到市政协工作的时候,对厦门地方史知之甚少,对政协文史工作及其作用也不了解。厦门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位兼职副主任洪卜仁和陈纹藻都是文史界的老前辈,恰巧我们3人都是民盟盟员,所以在一起共事很自然很亲切。洪老为了让我尽快入门,耐心地指导我,先叫我看政协已经出版的前几辑厦门文史资料,还有全国及省政协出版的有关史料。然后带我认识厦门一些老文史工作者,如叶更新、高怀(民盟盟员)等老教师、老报人、老文人,还带我去厦门方志办、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等单位,和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建立联系。政协文史工作主要是组织委员和历史过来人,请他们根据亲身经历,撰写回忆资料,“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留下来”,提供历史研究。征集史料是最基础的工作,对人要“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互相不熟悉很难开展工作。加上很多文史老前辈在“文革”期间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很多人仍心有余悸,只想安度晚年,不想再惹麻烦殃及家人。如何让他们放下包袱,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挖掘潜力,支持政协文史工作,有很多具体工作要做。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交谈,诚心实意地向他们请教,才慢慢地入了门。洪老是“厦门通”,资历老,却从不摆架子,工作极其认真负责。有一次,他脉管炎发作住院了。我去探望他,只见他斜躺在病床上,戴着老花镜,正看资料。一见到我,就叫我下次来要把征集来的稿件带给他看看。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医院里,一边治疗还一边工作。润物细无声,老人家的言传身教对我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在两位老前辈的传帮带下安心工作。后来政协文史委和学习宣传委员会合并为“文史学习宣传委员会”,我担任副主任,在这个“冷门”的岗位上一直工作到退休。

当时由于经费、人手缺乏等种种原因,每年政协文史委只能出一本薄薄的内部刊物“厦门文史资料”,随着政协地位的逐步提高,工作条件的改善,文史工作也渐渐打开新局面。洪老渊博的文史知识就大有用武之地了。1989年底,全国政协文史委主任在北戴河开会,我作为文史工作的新兵陪同洪老参加了会议。会上大家感到,文史工作应该在大力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要开展大协作出一些有分量的书。华东片政协文史委决定联合编辑《列强在中国的租界》。我陪同洪老、陈老参加了几次协作会议。根据分工,厦门提供有关鼓浪屿的租界史料。这些史料基本上是根据洪老多年收集和保存的史料进行编辑和整理的。后来《列强在中国的租界》正式出版后,受到史学界高度好评,匡正了过去租界问题研究中许多错误,是一本很好的爱国主义的教材。武汉大学一位专门研究租界史的袁教授说:“在大学搞研究的人就是用一生的时间也不可能收集到这么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只有政协才办得到”。 这本书在全国书评中获奖。厦门市政协在大协作中尽了自己应尽的力量,受到兄弟协作单位的肯定,洪老功不可没。1995年是抗战胜利50周年,我们提前着手征集有关厦门的抗战史料,及时出版了《抗战时期的厦门》这本书,20多篇来稿中,有个人的亲身经历,也有亲历其境者发表在当年报刊上的旧作,体现了政协文史资料的“三亲”和统战性的特色。这些资料中很多是洪老多年收藏保存下来的珍贵的史料。后来在全国政协文史书籍评比中,这本书还获了奖(当时福建省政协系统只有厦门市政协获奖)。

1997年初,为了迎接香港回归,市政协着手准备筹办《香港回归图片展》,副秘书长钱培青、“三胞委”主任唐茂祥、文史委副主任洪老和我等负责这项工作。市政协还和方志办计划联合编辑《厦门与香港》一书。时间很紧迫,4月份我们有关人员一到香港就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采访有关人物、搜集有关资料。洪老当时年近70 ,但精力依然充沛。白天走访,晚上整理资料,经常忙到很晚才休息。我们几乎没有上街购物的时间,而洪老竟能见缝插针到书店掏了几本书。那时候,国内物质较匮乏,别人出境都是帮亲朋好友购物,洪老独对书籍感兴趣。每当他掏到一本有用的书,如获珍宝,喜不自禁。连海关的人都认识他,说别人都是买服装首饰之类的,唯有他买一大堆的书,有时候甚至要用麻袋装。大家羡慕洪老知识渊博,那是日积月累,厚积薄发。加上他记忆极好,有独特的读书心得,才能在文史领域游刃有余。他曾经告诉我,在“反右”和“文革” 中, 他家曾被抄过三次。但是每次抄家过后,他依然痴心不改,一有机会就继续搜集报刊书籍资料,很快地屋里的书柜又装不下了。于是,桌面、椅子、床底下、窗台上……凡是能利用的地方都被利用起来。有一次要搬家,他望着堆积如山的书籍发愁。部队得知消息,立即出动一辆卡车,派出十几位战士来帮忙(那时没有搬家公司),才得以完成这个繁重的任务。

我退休后,因为参与其他社会活动,很少再过问政协文史工作。但是洪老一直是历届政协的特邀研究员,文史学宣委编辑《厦门文史资料》少不了这位“厦门通”。 2012年12月7日,市政协在厦门宾馆隆重举办“洪卜仁先生从事政协文史工作50周年座谈会”,还收到全国政协文史委发来的贺信,表彰他所做出的杰出贡献,为政协文史工作者做出了榜样。我应邀参加这次会议,深深为洪老的老有所为和奉献精神所感动!

洪老是民盟的一位资深盟员。民盟多次举办有关厦门历史的研讨会、座谈会,视察活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都能听到他发表的真知灼见。这方面的事大家耳熟能详,无须赘述。我想说的是,洪老也是一位性情中人,有时候也象一个老小孩一样可爱。记得2018年1月6日,盟市委文化支部为张丽娜老师庆贺百岁寿辰,场面气氛很喜庆。洪老和百岁老人张老紧紧握着手,亲切交谈。过后,他若有所思,对年轻的支部主委张金丽同志说“明年6月我就90 周岁了,能否也为我搞个90 寿辰的活动?”还特地对着我说:“你能否帮忙策划一下?”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神情,我们都笑了,不约而同地回答:“没问题啊!”半年后,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文化支部在2019年6月24日为洪老举办了庆贺90 寿辰的活动。内容非常丰富:放映有关洪老的录像资料。盟市委领导发言,充分肯定洪老对厦门、对民盟所做的贡献。洪老的发言充满对民盟的热爱和感激之情,令人动容。接下来洪老切生日蛋糕,盟员激情朗诵诗歌,盟员书画家当场挥毫泼墨创作出一幅幅精美的作品,为洪老的寿辰助兴。热心的企业家还送来可口的甜品,表达对洪老的敬意。大家争相和老寿星合影,会场气氛活跃,笑声不断,喜气洋洋。活动结束后,支部还送给每个人一个礼品袋,内有洪老主编的《厦门饮食文化》,还有盟员李秋沅的《天青》,晓玲叮当的《我是一个乐天派》等三本书。大家都很开心,收获满满。洪老兴奋得象一个小孩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时我们都认为洪老虽然已90 高寿,但精神矍铄,活到100岁没问题。

没想到今年5月20 日传来洪老逝世的消息,虽然从之前的厦门晚报得知洪老与病魔顽强抗争一个多月,我已有不详的预感,坚强的老人最后还是被病魔击垮了,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回想起来,洪老一生奉献极多,所求很少。我们在他晚年能尽一点微博之力满足他小小的愿望,心里稍感安慰。愿洪老一路走好,您在天堂可以放心地休息了。

(思明区文化支部 江菱菱)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