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中学铜管乐队小号手的一段回忆

丽日当空、舒望眼,原团结楼前左侧兰球场旁碧天绿树的小山上是我在双十学习时双十铜管乐队每天下午训练的地方,我就是在这个地方成长为小号手。在初中与高中的和平年代,我与乐队一起为双十中学各类重要活动演奏、为双十中学的午会伴奏。后来到北京上大学参加大学的乐队,每年的五一与十一均参加天安门广场联欢晚会的演奏与伴奏。

在双十时双十中学铜管乐队最重大的一次活动就是有幸成为嘉庚先生的哀乐队。嘉庚先生热心兴办南洋和家乡集美的文化教育公益事业,世人皆知,倾资创办厦门大学和集美学村更是中华民族科教兴国的楷模。家父是集美中学笫四届毕业生,与陈村牧、陈伯达是前后届同学,从小经常听家父讲嘉庚先生爱国、爱乡的事迹,所以从小就非常敬仰陈老先生,我有幸成为嘉庚先生哀乐队的小号手,与双十中学铜管乐队一起送了嘉庚先生最后一程。

大约是1961年6月底,因嘉庚先生在北京病危要求厦门准备后事,其中有一项是组建哀乐队。当时厦门市只有一支民间的铜管乐队经营厦门的红白喜事,但其成员不多,所以就把厦门市双十中学铜管乐队合并进去,组建成嘉庚先生的哀乐队。乐队是由市政府负责,排练地点在厦门市政府(现厦门市中山公园南门边的原厦门图书馆)大会堂。当时是困难时期,而市政府还负责高水平的工作餐。哀乐名称我记得叫“自由之鸟”,在只讲革命文化的时期这种曲名听起来怪怪的,据说这是陈老先生的亲属选定的。可只练习合排十多天乐队就宣布解散,原因是嘉庚病情好转。又过了大约半个月,陈嘉庚再次病危,乐队重新恢复训练。1961年8月12日嘉庚先生病逝北京。爱国华侨陈嘉庚逝世,举国哀痛,1961年8月15日,北京举行了国家公祭仪式,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把灵柩送上火车,开往陈嘉庚的故乡——厦门。因火车经天津、济南、南京、上海、杭州等地时,当地政府、政协、侨务部门及归侨代表等均要举行献花圈致敬仪式,走走停停,火车进入福建时,已是8月19日。那是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两岸爆发了金门炮战,后来演变为“单打双停(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19日那天恰好逢单,当时的福建军区司令员叶飞担心炮击,便要求火车在进入福建以后,大约在永安一带停了一天,20日才进入厦门。就这样,运送陈嘉庚灵柩的火车,足足走了6天,才从北京到达厦门。

8月20日这天,晴空万里,集美的天气非常炎热。我们哀乐队员头戴大盖帽,穿着厚厚的白斜纹布制成的在当时是一流标准制服。仪式要求哀乐队在听到火车进站前的鸣笛声就开始奏哀乐,一直奏到灵柩运下火车站才能休息。因此在这期间四个小号手中二个原民间乐队的年龄较大的老小号手均前后中暑休息。只有我和另一名小号手坚持下来。

专列到集美后,先拿出花圈,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敬献了花圈,接着从冷冻车箱抬下灵柩,嘉庚的灵柩上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福建省和厦门市各界一万多人在集美车站迎嘉庚永住故乡。灵柩从集美火车站运至鳌园时,由32名穿黑衣、黑裤和黑球鞋的殡葬人员扛着,我们哀乐队走在队伍的前面。安葬仪式在嘉庚先生墓前举行,领导与亲属站在墓前祭亭里,乐队站在祭亭子边,群众站在祭亭前广场。后来了解,陈嘉庚的棺木,是他在南洋买的楠木。但这批楠木原本是要用于集美建设的。楠木在运回来的途中,船沉了,木头也随着海水漂走了,不知去向,上世纪50年代,有人在胡里山炮台海边发现了一堆原木,就告诉了陈嘉庚。陈嘉庚去了一看,这竟然就是他买的那批楠木,陈嘉庚找人把木头领走了,运到集美,一部分用作建筑,自己留了几根。就是这几根留下来的楠木,后来被用作了他的棺木,在他病危期间,由厦门紧急运往北京使用。灵柩安放墓穴时,水泥拌糯米将棺盖抹紧,然后并列盖了七块条石,条石上又用水泥拌糯米抹住,最后才盖上用十三块青斗石的石龟片拼镶而成的墓盖。墓围有十五幅浮雕是嘉庚先生一生的重要经历。墓后左、右、后三面用高高的青石屏作障,与集美解放记念碑隔开,以示前后,说明嘉庚建鳌园在前,围海造墓在后。嘉庚墓为鳌园增添了无限的光彩,使鳌园从一个地方性的记念碑变成为世界性的人文圣地。

8月21日福建省和厦门市各界人士与归国华侨等一千多人在厦门工人文化宫举行追悼大会,主席台挂着嘉庚先生巨幅画像,我们哀乐队座在主席台下左边。8月21日晚,在鹭江宾馆宴会厅举行答谢宴会。因宴会席间中央领导方方举杯到我跟前感谢昨天迎灵柩时我这年轻小号手出色完成任务,当时年轻,明知自己不会喝酒,看领导来敬酒也只好喝了,过后头晕晕的,所以宴会后的活动我就没再参加。

回顾双十这段往事,意在表示对嘉庚先生的敬仰和对母校的感谢。我们怀念嘉庚先生和记念双十百年校庆,要与时俱进地弘扬嘉庚精神,把双十中学办的更好,为新时代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人才。

(集大六支 林地球)

  • 双十中学铜管乐队小号手的一段回忆已关闭评论
  • 31
    A+
    2019年06月13日
所属分类:文苑百花
标签: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