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 | 厦门民盟优秀老盟员、著名文史专家洪卜仁逝世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厦门著名文史专家洪卜仁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5月20日在厦门与世长辞,享年91岁。

洪卜仁同志生平

洪卜仁,1928年4月25日出生,1935年就读于渔民小学,1937年搬到鼓浪屿,改上养元小学,1940年小学毕业。1940年秋季,就读同文中学初一年级,1941年12月8日,因太平洋战争爆发学校停办,1942年转校至厦门第一中学。1943年在英华学校(厦门第二中学前身)读高一,1944年父亲因生意关系积劳成疾,洪卜仁停学。

1949年在《厦门日报》晚刊做记者、编辑,1950年开始经营文具店;1954年担任五联文具公司副经理;1955年开始在四中、二中、厦门女子中学代课做历史老师,后在厦门六中正式成为教师;1983年2月,开始担任厦门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直至退休。

洪卜仁被称为厦门的“活字典”,在厦门地方文献的搜集整理、开发利用,以及地方史的研究方法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取得了丰硕卓著的成果。1954年至今,先后在《近代史资料》、《光明日报》(史学版)、《学术月刊》(上海)、《福建论坛》、《厦门大学学报》(社科版)、《人民政协报》、《文汇报》(香港)、《联合早报》(新加坡)、《世界日报》(菲律宾)、《新报半月刊》(印尼)、《南洋商报》(马来西亚)和福建省、厦门市、泉州市报刊上发表有关闽、侨、台文章近300篇;担任主编、副主编、主纂、编撰的各类志书、资料汇编、专著达100多部;主编《福建乡土历史教材》(上下册)、《厦门旧影》、《陈嘉庚与福建抗战》、《泉州华侨志》、《厦门文史丛书》、《闽商发展史· 厦门卷》和《厦门市地名志》(上下册)等;主审《厦门市志》5册600多万字,《鼓浪春秋》一套8本160多万字。

洪卜仁历任厦门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厦门市方志办副主任、厦门市社科联副主席、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兼职教授等,任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厦门市政协特邀研究员、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组成员、厦门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高级顾问、厦门大学出版社特约编审。

鉴于其长达半个世纪以来从事政协文史工作所作出的突出贡献,1995年, 荣获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颁发的“从事人民政协文史资料工作三十多年”荣誉证书;2009年,荣获政协全国委员会办公厅、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共同颁发的文史工作者荣誉证书;2012年, 荣获厦门市政协颁发的“从事政协文史工作50周年”荣誉证书。

 

洪卜仁与民盟

 

洪卜仁1981年1月26日正式加入民盟,1984年4月16日作为特邀代表参加民盟福建省第六届第一次常委(扩大)会议,并获批成为民盟福建省文教工作委员会委员,同年在民盟厦门市委第六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民盟厦门市委第六届委员会委员,后连任民盟厦门市委第七届、第八届委员会委员。

1984年的夏天,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洪卜仁向民盟福建省委提出创办《闽南乡土》刊物的设想,民主党派办刊物在当时是“超前”的想法,这个由民盟福建省委主管、由厦漳泉三市民盟合办综合性刊物的想法,更是“超前”又“超前”。让洪卜仁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民盟福建省委、民盟厦门市委的支持,甚至引起了福建省委统战部的关注,在相关单位领导的支持下,1984年9月,洪卜仁和时任民盟厦门副主委的陈纹藻一起远赴香港考察报刊的运作。1985年1月,这份具有正式发行刊号的《闽南乡土》在厦门问世了,洪卜仁担任该杂志的副主编。

后来,这份杂志在1987年由民盟福建省委接办,并改名为《福建乡土》,一直以来这份由民主党派创办的刊物着力于反映福建省悠久丰富的历史文化,反映福建改革开放以来的飞速变化和璀璨人文,为增进和推动海外乡亲对福建的了解做出了很大贡献。

为了让更多的盟友增进对闽南、对厦门历史和现状的了解,1991年洪卜仁向民盟中央图书馆赠送了自己编写的《闽南革命史》、《中国经济特区简志》。

近四十年来,在民盟厦门市委组织下,洪卜仁多次参加厦门市政协的研究调研活动,比如2003年翔安作为新的行政区设立时,他就积极参与厦门市政协、民盟厦门市委组织的当地的文物保护活动,为翔安区文物保护工作积极献言献策。积极参与民盟盟员江菱菱“试析厦门历史风貌建筑、 闽南红砖古厝的保护和利用”提案项目,呼吁倡导保护旅越华侨陈炳猷兴建的莲塘别墅等闽南古建筑。他多次强调呼吁,“莲塘别墅是闽南人和港澳台同胞以及海外华人联系的纽带,莲塘别墅的存在可以方便海外华人寻根谒祖,从而更好地加强海峡两岸以及海外关系。莲塘别墅是不可再生的珍贵人文资源,希望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保护”。

洪卜仁还是恢复保生大帝信俗的发起人之一,在1988年市政协七届会议上,他和其他十三人(包括高怀、张宗洽、翁铭泉等4-5位民盟盟员)一起共同署名,提交了“把市郊青礁慈济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提案。这回,特区思想上的解放再次得到了有力的印证。1988年4月12日,这项提案作为市政协第七届第一次会议的第四号提案得到了市文管会的批复。同年9月,青礁慈济宫被厦门市政府列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当时他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从封建迷信到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件事是特区解放思想的具体事例和生动个案。政协提案的批复效率如此之高,正体现了经济特区的办事效率和速度,而特区的效率和速度正得益于特区的开放思维。”

另外,洪卜仁还多次参与民盟厦门市委组织的鼓浪屿申遗实地考察活动,2010年,他不顾83岁高龄,依然随团赴广东开平佛山等地学习考察“申遗”经验。2017年,鼓浪屿申遗成功,年近九旬的洪卜仁应邀为《人民政协报》写了一篇关于鼓浪屿申遗历史文化的文章,全文七千多字,在全国引起了不少关注。

2018年6月24日下午,民盟思明文化支部和湖里文创支部联合为洪卜仁举办90岁寿辰庆典,来自厦门民盟10个基层委(总支)、思明及湖里基层委下属各支部代表、文化支部及文创支部盟员100余人参加了这次活动。

文化、文创支部精心设计,制作营造了“海洋之波·大门”、“薪火相传·祝福树”、“时光画卷·洪老传奇”、“民盟一家亲·心印”、“福寿安康·背景墙”等活动和节目。庆典上播放了文化、文创支部联合拍摄制作的洪老讲述《我与民盟》专题视频,洪老深情地讲了他与民盟之缘、在民盟平台做的事、以及对民盟和广大盟员的寄语等,绝口不提自己的成绩,一再表达对民盟深挚的感恩之情。视频播放后,洪老也补充致辞,说他在1981年加入民盟,一大原因就是民盟知识分子汇聚,他感受到民盟特别关注文化事业,各级领导对文化事业也十分重视。洪老感言,他多年的地方文史工作,也离不开民盟组织的关心,他坚信厦门民盟的发展会越来越好,队伍会越来越壮大,对社会做出的贡献也将越来越大。

 

大师已去,精神犹存

洪卜仁被称为“厦门活字典”。而1992年,这本“字典”从厦门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退休,只是,如果“字典”从此秘不示人,不仅是他的学生、读者和朋友不答应,连他自己都不答应。

退休了,时间更多了,但他似乎觉得,时间更紧迫了。别人在这个年龄开始养花钓鱼颐养天年,他却还是天天往外跑,到方志办参与修志,担任《厦门市志》的主审工作,不领一分钱的津贴、补贴,全凭着热情和责任感,从1992年到2004年间,12年的时间,乐此不疲。

2004年,“洪卜仁工作室”在市图书馆正式挂牌,这里也成为他久别讲坛之后,与文史同行、地方史爱好者、国内外记者探讨各种史学问题的“根据地”。大家平时在文史、风俗、典故方面有什么困惑的问题,自然会想起“有事找洪老”,而洪老通常也会让来者乘兴而来、满意而返,带着一肚子故事回去。

而在这里,洪卜仁最开心的是有一批年轻的文史爱好者、研究者围绕在他身边,跟他一起对厦门文献资料进行有步骤、分专题的征编、整理和研究。

“只争朝夕呀!”工作间隙,他对年轻人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说起来,他进入文史研究领域很早,新中国成立初期,他就曾在《光明日报》、《近代史资料》等全国性的报刊上发表有关郑成功收复台湾、菲律宾华侨爱国运动等文章,在《厦门日报》副刊《海燕》连载过《厦门史话》。

然而,1958年他被错划为“右派”,直到1979年才得到改正,重回文史研究领域。没人比他自己更了解,那长达21年的错失的时间,是何等的珍贵。而时间,只能用时间来弥补。

正因为这样,他仍然是一个资深“书痴”,曾被评为“厦门市十大藏书家”的他,在退休前就经常四处淘宝,搜寻购买闽、台、侨等各种资料,闽南一带的旧书摊和旧书店老板们,大都能随口说出几件洪老和他们“抢”书的佚事。

然而,2006年底,他做出一个决定,把自己“知不足斋”藏书室近两万册珍藏的图书,悉数捐赠给市国书馆、博物馆和华侨博物院,这里面包括很多珍贵的绝版书和孤本资料,为的是让更多人能查阅、使用到这些藏书和资料。

捐书这一年,洪卜仁78岁了,他当时确实有计划着,80岁真正“退休”吧,多一些时间陪陪家人。很显然,他的“退休”计划并没有能如期实现。但厦门的文史学界却因此多了许多传奇和精彩。

2007年开始,洪卜仁又以特邀研究员的身份开始投入到市政协《厦门文史丛书》的编著工作中,10余年来,由他主编的《厦门文史丛书》已达二十几册。他可不只是坐在工作室“编”,每本书的编写过程中,都少不了亲力亲为的田野调查。比如,主编《厦门饮食文化》时,他和他的合著者,冒着酷暑,自己掏钱把厦门街头巷尾的小吃,颇是细细品尝了一遍。

2011年夏天,他担任厦门市委统战部、厦门市工商联组织的《闽商发展史· 厦门卷》的主编工作,历时五年多,2016年正式出版,以完整的史实勾勒厦门闽商发展历史脉络、印证厦门海洋文化和商业文化发展,成为厦门商业史的重要专著。

反正,大家都知道:洪老闲不住。自退休后,他依然奔波于北京、上海、南京、福州、香港、台湾及东南亚等地参加各种学术活动。一不小心,他还搞了几次“大动作”出来:

1992年7月,洪卜仁退休前夕赴日本参会期间,机缘巧合,发现胡文虎与东条英机谈话内容记录,从而澄清了长期以来“胡文虎东京之行媚敌卖国”的误传;

1994年12月,赴南京参加学术会议,期间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发现了国民党前主席连战的祖父、台湾著名史学家连横申请恢复“中国国籍”的原始档案。《人民日报·海外版》、《港台信息报》、《福建日报》刊登了此消息和部分珍贵的档案影印件,又被台湾媒体及海外30多家华文报纸转载,引起广泛关注。2005年5月,连战访问大陆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将连横复籍更名的文件复印件赠送给连战,随访的国民党发言人郑丽文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连主席非常感谢,感谢厦门的专家!”

著作等身、荣誉等身,加上声如洪钟、思维敏捷,“90后”洪老的旺盛精力让很多人感佩。然而,和所有这个年龄的老人一样,他也经历过和病魔的斗争。

2009年,他查出肠道肿瘤需要进行切除手术,家人忧心忡忡时,他又“讲故事”了:从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多活了很多年了,这点小手术不算什么。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思维能力,做肠镜检查时他要求不打麻药;手术结束后,刚被推出来,就笑容灿烂地和亲友们打招呼;拆线不到一个月,家里沙发、茶几上又堆放起各种史料和他“标配”的放大镜;没过多久,他直接应邀到新加坡参加会议,又作为大型纪录片《过台湾》剧组的历史顾问随团奔赴台湾。

有个朋友听了这件事后说,老爷子,你是“下南洋”、“过台湾”后,又重新出发了。他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并且常常引用。

 

2017年9月,一篇《洪卜仁住起了养老院》的新闻,刷爆了厦门人的朋友圈。此前两个月,洪卜仁和老伴确实开开心心地住进了了厦门的“伍心养老院”。

于是,好多人一见到他就问,呀,为什么要住养老院呢?

他会很认真地跟人家普及:“老年人应该转变下观念了,住养老院其实是一种很时髦的生活方式,不是孩子觉得跟老人住麻烦,老人才应该觉得跟孩子住一起麻烦啊,两代人生活方式不一样,容易有矛盾,再说,还得帮他们看孩子。”

而对于他来说,住进养老院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首先,环境不错,他住的十楼房间南北通透,房前屋后绿化很好;养老院提供专业的医疗团队、营养搭配均衡的三餐以及各种生活照料服务。老伴儿视力不好,在养老院里,不仅生活有人照料,还有一些老朋友来串门聊天,他再有出去忙活一整天的事情,也不用担心了。周末,儿女和晚辈们过来探望,小厨房里还可以自己开下“小灶”,一家人坐在一起边吃边拉家常,其乐融融。

接着,他“果然”在养老院里又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从原来家里搬来的书和资料,很快工作室塞得满满的,只要没有外出的,他每天仍然到工作室“打卡”工作。在这间小小的工作室里,他先后接受过厦门日报、厦门晚报、CCTV-9《寻根》节目、新华网等媒体的采访,接待过不少文史研究者、专家学者的来访。更多的时候,你最常看到的场景,还是他手持一大一小两个高倍放大镜,看书、看报、剪报、审稿,养老院俨然成为他的“新阵地”。

“我们编撰历史,不是为了钻进故纸堆里,而是为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从而服务于今天。”半个多世纪史海扬帆,洪卜仁却一点都不守旧刻板,对于各种新事物的了解和接受度,甚至不比年轻人差。

“神”是表象,其背后是数十年如一日的热爱——热爱文史,热爱生活,热爱分享,和新事物做朋友,这便是洪老一生最值得铭记的风范。

(思明区文化支部 许晓春)

  • 沉痛悼念 | 厦门民盟优秀老盟员、著名文史专家洪卜仁逝世已关闭评论
  • 219
    A+
    2019年05月21日
所属分类:要闻动态
标签: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