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宅畲族文化如何传承? 十分关注 2015.2.9 – 厦门电视台

 

近些年,随着厦门城市的快速发展,岛内东部片区逐步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商务楼宇、住宅社区在此拔地而起,而在高楼大厦之间,还有着一个不容忽视的少数民族社区,这就是有着600多年历史的钟宅畲族社区。
  走进钟宅,密集的出租房之间,最引人注意的要数几座宫庙了,钟宅人格外注重宫庙的修缮。王公宫就是其中一座, 2009年,王公宫为了扩建,从原址迁建到现在的位置的。
  钟宅居民 钟庆丰:原来是没有设计这么大,后来有了这块地,我们就把这里建大一点。
  王公宫的迁建经费是钟宅人集资而来的,宫庙的设计、建设全部也由族人进行。
  钟宅居民 钟庆丰:全部自己设计。当时在建的时候我们没看别人的,就是自己想自己建。 我1982年就开始做古建筑,做了100多栋,祖祠和宗庙,做了100多栋。
  也因为这样,钟宅宫庙的修缮少不了钟庆丰的参与,澜海宫也出自他的手下。这里供奉的是观音,每天都有虔诚的信众前来进香。
  钟宅居民 李素美:村民大小都平安,这些年这边香火都很旺。年轻人老人没事早晨来上香,生日的时候来拜一拜。
  相传,钟氏一族源于河南颖川,经过多次迁徙,最终定居在厦门。直到今天,钟宅还保留着单一姓氏的群居状态。不过,族谱毁于十年动乱,这让钟宅人痛心不已。
  钟宅居民 钟庆丰:现在都没办法恢复族谱,损失非常大。我们宗祠里面一些古建筑,当时都没了,到了1987年才重新恢复。
  钟氏宗祠在族人心里有着无上的地位,这里供奉着先人的牌位,也是族人聚会、活动的场所。由于后人不断修缮,宗祠依然保留着完整的形态。精美的泥塑、彩瓷、鎏金垂梁,钟氏宗祠的建筑工艺可见一斑。
  钟宅畲族社区居委会 钟阿美:这些我们都是老人协会,老人协会有专业派几个人在轮流在管理。经费我们是没有,经费都是从老人协会那边来一点点给那些老人的,叫他们打扫卫生,看看宫庙。一点点小意思而已,修缮都是像村民集资的,有爱心的捐献多一点,看他们的意愿。 
  相比于保存完好的宗祠、庙宇,钟宅里的古民居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比如钟宅最有特色的福寿楼,这栋中西合璧的两层红砖楼由华侨建于1928年,在钟宅显赫一时,如今却已经人去楼空、破败不堪。
  钟宅畲族社区居委会 钟阿美:现在都一直都保留在那边,亲戚什么的都没去给它翻建。一直保留原样,这个也有政策的原因。毕竟产权不是属于他们的,也不能随便去乱动。
  曾经的钟宅,只是一个海滨的小渔村,村民们过着半年靠海、半年靠山的生活。
  钟宅居民 李素美:当时过来我们很辛苦,像这种时候在生产海蛎,潮水时就要去海里收海蛎。回来还要剖海蛎,拿去卖。当时很辛苦。
  钟宅居民 钟庆丰:这个地方以前只有一千多人,房子也没这么多,只有一些矮房子,平房而已。
  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 民盟文化支部盟员 赖爱清:我90年代就注意到厦门东北角的钟宅湾。就感觉很荒芜,不规范的小厂在这里开设。没有什么楼房,楼房比较少。当时宫殿古建筑都在,但是没有提到研究的高度上去。大家都没有重视到这一块,钟宅是属于被遗忘的,在城市文化的开发中没有被提及。
  2004年,钟宅村土地被征用了,村民们全部农转非,原本养殖海蛎、农耕的生活方式被打破,村民们开始兴建厂房、出租屋,房租成为大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也正因为这样,大量的古民居被拆除,翻建成一栋栋出租房。根据统计,钟宅目前户籍人口5900多人,外来人口则达到了4万人。
  钟宅居民 钟庆丰:古建筑全部没几间了,私人的房子剩没四五间。基本上就拆了翻建成出租房,如果没出租房大家就没办法生活。
  钟宅居民 李素美:像年轻人有工作的去工作,家庭妇女四十多岁的那种工作的很少。现在大家有房租,就里面管理一下。
  已经是城里人的钟宅人却还保留着渔猎时期的习俗,也就是四年一度的送王船,通过这种方式以祈求钟宅的风调雨顺。而早前造王船这门古老的手艺已失传,直到1984年钟庆丰重新承担起这个重任。
  钟宅居民 钟庆丰:因为以前请过一个老师傅,但是后来恢复造王船的时候老师傅已经过世了,等于没人来做了。我才开始,头一只做完以后,成品做完,叫老人家来看。说差不多,然后再自己修改,修改到第三次,定型了,大家说很好了。
  现在,送王船这项民俗已经被公布为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钟庆丰则成为了传承人。
  钟宅居民 钟庆丰:我现在一个徒弟和儿子,跟我在学。现在年轻人学的多吗?接下去我感觉是不会断,有可能会传下去的。
  1988年,钟宅村民恢复了畲族身份,如今,钟宅是我市岛内唯一的少数民族社区,虽然地处繁华都市,外来人口大量涌入,钟氏畲族依然维持着群居的生活状态,畲族的民族特色还与闽南风俗相融合,成就了钟宅文化的稀缺性和独特性。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民盟厦门市委就提出了《关于我市钟宅畲族文化现代传承与法律保护的建议》,其中提出了建立畲族博物公园的设想。
  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 民盟文化支部盟员 赖爱清:因为钟宅太有特色了,是在现代都市中的少数民族特区。这几乎是在全国都找不出几个的,所以说畲族是比较有特色的。在全国的少数民族中它是属于同化得最厉害的,几乎没人会讲畲语,没人会唱畲歌,也没有人在制作畲族的服装。这种高度的民族融合,地域融合是我们钟宅畲族的一个特色。
  2010年5月15号,钟宅这个厦门最大的旧村改造工程启动。按照当年的规划,改造要"保留风貌、保留特色",钟氏宗祠、福寿楼等历史风貌建筑将作为核心区域被保留,打造成为"民俗旅游区"。四年多时间过去了,规划还停留在书面。而对于改造,大家都抱着观望的态度。
  钟宅居民 李素美:像我们这种岁数没什么人喜欢拆迁,就是我们的房子住得好好的,不爱去住那种房子,我们住这种整栋都是我们的,楼下也很大片。
  钟宅居民 钟巧红:我想这样就好了。为什么?如果没改造还有房租,如果改造了就没房租了。
  因此,旧村改造、建立畲族博物公园的同时,必须为钟宅居民提供一定工作岗位,如民俗表演、景区讲解、文化艺术品买卖等,文化传承与经济活动结合,带动他们传承民族文化的动力。
  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 民盟文化支部盟员 赖爱清:生态文化公园一定是开放式的,能在里面活动的,而不是封闭式的。像石壁村就是封闭的客家的博物馆,开放式的像济州岛民俗村那样的开放式的有活力的还在里面生活。他们的价值也在里面体现,他们的民族身份。文化认同都能够体现,这样子一个比较理想的模式。
  其实,钟宅盛行的"送王船""吃祖墓"此类民俗活动并不是畲族特色民俗,而是闽南风俗,畲族文化实际上被弱化了。不过陀螺、蹴球、射弩这些民族特色体育项目依然在钟宅传承,且多次在省民运会上得奖。
  钟宅畲族社区居委会 钟阿美:现在蹴球和陀螺都传承到我们钟宅民族小学的课堂里面,目前我们钟宅幼儿园也开始在传承蹴球这个项目。还有就是畲族的舞蹈,我们希望能在社区这边能再广泛地把畲族舞蹈开展。
  民盟盟员赖爱清认为,钟宅旧城改造必须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前提下进行,保留古建筑,集中展示畲族历史文化、风俗信仰等,同时还能承担民族艺术培训、文艺风俗展演等功能。
  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副教授 民盟文化支部盟员 赖爱清:钟宅畲族应该在厦门有一个生存的空间,所以我觉得以后开发,一定要把它开辟成一个开放式的城市民族博物公园。钟宅的畲族人在里面活动,展示他们的饮食、服装、才艺、工艺品,让厦门有另外一个城市名片。
  村民变居民、渔民变房东,钟宅人身份几经转变,不变的是对于族群、信仰的认同感,同时他们也在追求生活品质的全面提升。城市高速发展,钟宅不应当成为千篇一律、面貌雷同的"城中村",钟宅畲族特有的风俗风貌应当被保留、被传承、被发扬,让钟宅成为岛内东部的一个新亮点。好,感谢收看,再见。

  • 钟宅畲族文化如何传承? 十分关注 2015.2.9 – 厦门电视台已关闭评论
  • 743
    A+
    2015年02月27日
所属分类:民主监督
标签:
厦门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