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一口号”前后民盟的主要活动简述

 

 

  编者按:今年是著名的中共“五一口号”发布60周年,适时开展纪念活动,对搞好政治交接有重要意义。特编发一组纪念文章,供盟员学习参考。

 

  一、“五一口号”的内容:

 

  1948年4月30日,中共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同时,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又派专人到香港,给李济深和沈钧儒送去亲笔信,信中说:“在目前形势下,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并拟定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国内广大民主人士业已有了这种要求,想二兄必有同感。但欲实现这一步骤,必须先邀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决定上述问题。此项会议宜定名为政治协商会议。”毛泽东还在信中建议,先“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

 

  二、“五一口号”发布前民盟的主要活动:

 

  1、民盟总部被迫宣布解散:1947年10月1日,国民党政府新闻局局长董显光招待记者,宣布民盟是“中共之附庸”,“民盟分子破坏总动员,参加叛乱,反对政府”。10月7日,国民党西安警备司令部公然枪杀了民盟中常委兼西北总支部主任委员杜斌丞。10月27日,国民党政府内务部发言人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10月28日,国民党中央社发表声明《政府宣布民盟非法》,“严加取缔”。11月5日,在沪民盟中常委扩大会议召开,决定为了换取盟员免于向当局公开登记,以保护广大盟员的安全,民盟总部宣布自动解散。

 

  就在民盟处于最困难危险的时刻,中共强烈抗议蒋介石解散民盟和大肆迫害民主人士的法西斯暴行,并热情鼓励民盟放弃幻想继续奋斗。新华社11月6日发表《蒋介石解散民盟》的时评,指出:“民主同盟在若干历史关节中,实行了与中共在部分民主纲领上的政治合作,从而推进了中国民主事业,乃是民主同盟的光荣”。

 

  2、民盟召开一届三中全会:1948年1月5日至19日,民盟在香港召开意义重大的一届三中全会,会场上悬挂着李公朴、闻一多、杜斌丞和陶行知遗像。经过认真讨论,通过了《三中全会紧急声明》、《三中全会政治报告》、《三中全会宣言》、《今后组织工作计划》等决议案,决定恢复民盟总部,制定了和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联合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为彻底摧毁国民党反动政府、建立联合政府而奋斗的政治路线。三中全会是民盟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性的决定意义的会议”、它“鲜明而坚决地确定了一条人民的、民主的、革命的总政治路线”。中共中央发言人3月6日发表谈话,高度评价民盟三中全会的纲领,表示热烈欢迎:“愿意在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事业中和所有一切反帝反封建的民主团体,一道为共同目的而携手前进。”三中全会标志着民盟与中共的携手合作,为彻底摧毁南京反动独裁政府,实现民主、独立、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到底。

 

  3、民盟反对国民党召开所谓“行宪国大”:1948年3月2日至5月1日,国民党召开“行宪国大”,选举国民政府总统和副总统。民盟在5月3日发表《否认伪国大伪宪法伪总统的紧急声明》,严正指出:由国民党“所豢养的党棍、特务、贪官、土劣之流”任“国大代表”的“行宪国大”及其选举的“总统”是完全非法的。民盟还向各级组织发出了《关于发动声讨伪国大及伪宪法的通知》。

 

  4、民盟支援人民解放战争: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全面内战,在昆明,特务散布谣言,说民盟企图勾结地方势力组织暴动等。在白色恐怖气氛笼罩下,民盟云南省支部不顾险恶连续3天开会,李公朴、闻一多和楚图南主持会议,向社会各界说明民盟的政治主张和对时局的态度,会后,民盟还在昆明开展呼吁和平的“万人签名活动”。“李闻事件”后,民盟与其他民主党派进一步认清了国民党搞假和谈、真内战、假民主、真独裁的反动本质,从而更坚定地与中共一道携手奋斗。1948年在人民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民盟地方组织与中共各级组织取得密切联系,做好迎接解放的准备。民盟湖北省支部发动盟员收集国民党武昌营房、枪支弹药、城防工事等军事情报,送达解放区或中共地下组织;民盟福建省支部派遣盟员打入敌人内部,搜集军用地图、机密命令供给福建人民游击队;民盟西北总支部、江西省、云南省、北平市、上海市支部动员盟员和部分学生参加解放军,民盟安庆部分部配合中共地下组织动员1000多艘民船帮助解放军渡江。湖南省、合肥市等也做了许多工作。

 

  三、民盟响应中共“五一口号”:

 

  1、1948年5月6日民盟与民革、民进、致公、农工、救国会等和无党派人士郭沫若联名致电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号召。

 

  2、6月19日,民盟总部通过《中国民主同盟现阶段工作纲领》,决定把开展新政协运动,积极准备新政协的召开作为重要任务。民盟总部宣传委员会拟定了《新政协的提出与本盟的态度讨论提纲》,正确说明了新政协的根据、性质、意义及民盟对新政协的态度诸问题,发动全盟开展讨论,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正确意见。

 

  3、6月24日,民盟发表《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指出: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事关国家民族前途,至关重要。全国人士自宜迅速集中意志,研讨办法,以期根绝反动,实现民主。”

 

  4、9月13日,在中共华南分局、香港工委的慎密安排下,沈钧儒、章伯钧和其他在港民主党派负责人分三批出发进入解放区大连、哈尔滨,10月2日,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表示“愿竭所能,尽效绵薄”。11月25日,中共代表高岗、李富春在哈尔滨与民盟负责人沈钧儒、章伯钧、高崇民以及其他民主党派、民主人士代表,对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任务等问题进行协商,达成了《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决定由中共及赞成中共“五一”号召的23个单位的代表组成新政协筹备会。

 

  5、11月16日,沈钧儒、章伯钧代表民盟发表对时局的声明,重申民盟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政治立场,表示坚决“跟人民公敌反动集团斗争到底,决不动摇,决不妥协”。

 

  四、民盟如何逐步接受中共的领导:

 

  1、1949年1月22日,沈钧儒和李济深、郭沫若、马叙伦等55位民主人士联名发表《对时局意见》、认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中国人民革命之对象,是障碍中国实现独立、民主、自由、幸福之最大敌人,倘若不加以彻底廓清,则名实相符的真正和平,绝不能实现”,表示对于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实现人民民主联合政府”,“愿在中共中央领导下,献其绵薄,公策进行”。这是民盟和其他民主党派领导人第一次公开宣告接受中共的领导。

 

  2、1949年3月5日,民盟总部临时工作委员会在北平正式成立,沈钧儒、章伯钧主持总部盟务,该工作委员会致函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表示“愿以至诚接受贵党领导,在新民主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中,并愿与贵党密切配合,尽其应尽之责”。这是民盟以组织形式第一次用函件表示接受中共的领导。

 

  3、1949年6月16日,新中国第一张国内外发行的民主党派机关报《光明日报》在北平正式出版。这是在中共帮助下,接收前《世界日报》的产业和人员创办的。第一任社长为章伯钧,总编辑为胡愈之,秘书长为萨空了。

 

  4、1949年9月21日新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开幕。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民盟的张澜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黄炎培担任政务院副总理、沈钧儒、章伯钧等11人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占总数的1/5,章伯钧、马叙伦、罗隆基担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占总数1/5,沈钧儒为最高法院院长,章伯钧为交通部长,黄炎培为轻工业部长,马叙伦为教育部长,史良为司法部长,胡愈之为出版总署署长、楚图南为扫除文盲工作委员会主任等。沈钧儒当选为新政协副主席,张澜、章伯钧、黄炎培、马叙伦、罗隆基、施复亮、史良、吴鸿宾为常委,占总数1/3。

 

  5、1949年11月15日至12月20日,民盟一届四中全会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历时35天的会议讨论通过了《政治报告》、修改后的盟章等重要决议和文件。新盟章总纲的第二款载:“本盟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之密切配合工作,以期在革命建国的伟大事业中尽其最大的努力。”这是民盟第一次在盟章中确认接受中共领导。

 

  6、中共领导人帮助民盟促进内部团结:1949年11月5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党的其他领导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参加民盟一届四中全会的全体代表。毛泽东和代表一一握手,关心地问到了开会的情况,然后,语重心长地说:民盟过去做工作,现在做工作,将来还要做工作。而且不仅过去起作用,现在起作用,将来还要起作用。从前有句话:“飞鸟尽,良弓藏”。现在应该改为“飞鸟尽,良弓转”,转向更好更进步方面去。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团结一致的意义有两点:一是孤立敌人;二是新中国的建立如大厦建立,独木难支,不能只靠一个党派。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需要多党派齐心协力,共建大厦。可以说,这是毛泽东在解放后有关民主党派与中共长期共存、多党合作思路的最初表述,帮助民盟一部分人克服了认为没有存在必要的错误思想。毛泽东接着就盟内团结问题指出:一个政党是不能不犯错误的,总是会有错误的,克服的办法就是要多加分析。一个党内有许多山头,但是要克服山头主义。没有不团结的理由,都是民主人士、革命同志,只要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武器,就会无往而不胜。这些话给与会者很大鼓舞和教益。12月6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又招待出席会议的代表,他分析了民盟历史上三个时期的表现后说:“整个说来,民盟所经历的三个历史时期是向前进方面发展的。它团结了知识分子走向进步。”从前途看,民盟“是大有希望,大有前途的”。“民盟从产生之日起就是多党派的”,“容纳各党派进来,包罗各方,取得进步,这正是伟大之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思想改造的最好方式”,“要善于领导”,“长期进行”。毛泽东和周恩来提出的这些加强团结,巩固组织的原则,写进了《盟章》,成为盟的组织原则。

 

  综上所述,60年前中共发布“五一”号召,民盟和各民主党派积极响应,从而掀起了一个增强革命团结,巩固统一战线,壮大人民力量,推进解放战争胜利进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一个新民主主义革命高潮。这个高潮加强了民主党派与中共的合作,加速了国民党反动政权的崩溃和新中国的诞生。民盟在其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同中共携手合作,作出了积极贡献。回顾这段历史,对我们继承光荣传统,在建设全面小康和谐社会的新时期加以发扬光大,是有极大意义的。

 
  (本文由民盟厦门市委调研宣传部陈耀中同志整理)

  • 中共“五一口号”前后民盟的主要活动简述已关闭评论
  • 1,903
    A+
    2008年07月22日
所属分类:盟史天地
标签:
厦门民盟